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夏威夷果,高能量零食推荐

当前位置: 夏威夷果,高能量零食推荐 > 高能量 > 文章页

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,两极分化的“榴莲”

时间:2024-06-21 23:20来源: 作者:admin 点击: 43 次
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,一部少见的、非悬疑题材的12集短剧。这个女主角叫榴莲的剧,也把自己活成了一颗榴莲,有人避之不及,也有人爱不释手。有人认为这部剧是对《伦敦生活》等英美剧的拙劣模仿,只学到了“女主角不讨人喜欢”的皮毛。“喜剧并不是没素质的鸡飞狗跳,女性题材并不是矫情的无病呻吟”,有观众在豆瓣中这样评

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,一部少见的、非悬疑题材的12集短剧。这个女主角叫榴莲的剧,也把自己活成了一颗榴莲,有人避之不及,也有人爱不释手。

有人认为这部剧是对《伦敦生活》等英美剧的拙劣模仿,只学到了“女主角不讨人喜欢”的皮毛。“喜剧并不是没素质的鸡飞狗跳,女性题材并不是矫情的无病呻吟”,有观众在豆瓣中这样评论。

也有人认同它不同寻常的表达。“真的有国产都市剧,愿意沉下心拍都市人的孤独感,也真的有平台愿意为这样的表达买单。哪怕是意识流、碎片化、弱戏剧性的非类型化拍法。”剧评人铁皮小鼓说道。

多数争议,都来自跳脱的女主角榴莲:她会在看现代舞时突然冲进舞池与演员共舞;走在路边看到被丢弃的沙发,就自顾自地跳上去蹦跶了;因为不想结婚与前男友分手,但在忍不住思念时也会跑到他家里亲吻他……

在沙发上蹦跶的榴莲

这样的女主角,在B站的氛围下却是和谐的。作为B站独播剧,1.2万人为它打出了9.6的高分;在豆瓣,3.4万人打出了7.5的分数。

对主创来说,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是一次忐忑的尝试。

在其出品方万年影业过去的12集短剧中,都是每集能留下谜面的强情节悬疑剧,像这样的都市情感剧也是公司的首度尝试,也是在《隐秘的角落》之后上线的第一部剧。在早期寻求合作时,这部剧就常因“过于先锋”“没有对标物” 而被质疑。

“很多人都会问我,你们这个剧的钩子到底是什么?”《突如起来的假期》制片人林锡淙也很清楚,这是一部没有太强的“钩子”的剧,最能吸引人往下看的,就是榴莲本人。

《突如起来的假期》的女主角榴莲

“你愿意来和我一起看看榴莲的生活吗?这可能就是这个故事最强的钩子。”

突如其来的想法

2019年夏天,成都一间小咖啡馆,王佳曦与大学同学陈凌见面时,心情都有些烦闷。

作为30岁的编剧,她们面临的生活现状与创作环境都不尽如人意,与国产剧中30岁女主角们的生活大相径庭。“她们大多有车有房有小孩,过上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生活,但我们还在迷茫,还没有一部成熟的剧集作品。”

“像一个新拳手,学了很多年仍然出不了拳。”在王佳曦做编剧的路上,她听过不少肯定或否定的声音,但眼前的路尚不清晰,她只能选择一直撞墙、试错,并给自己打气。

刚辞职的榴莲陷入迷茫‍

聊工作,她们眉头紧锁,但聊起喜欢的英美剧,却刹不住车。12集左右、每集不超过半小时的短剧,是她们的心头好。“节奏很快,叙事很妙,即使不是悬疑剧也能吸引人。不需要倍速看,而且看完回味悠长。”王佳曦这样概括她们喜欢的剧。

一个创作的念头就这样出现了:将一个不愿循规蹈矩、不按常理出牌的30岁女性做为“发动机”,去驱动一个12集,每集25分钟的短剧,讲述一个持续与艰难的生活做抗争,被它调侃也用自己的方式调侃回去的故事。“我们不想在这其中去渲染焦虑,希望是一部让大家结束劳累生活后,轻松地、不用倍速地看完一集的剧。”

在反复讨论后,以“榴莲突遭母亲离世,重新开始审视自己的生活,以及和母亲的关系”为主线的故事方向也定了下来。王佳曦和陈凌由此开始了和女主角榴莲共同生活的日子。

榴莲和母亲

她们会让榴莲去做她们想做却不敢做的事儿,说一些想说却怕伤人的话,以至于有时被各种原因约束最终没做成一件事,榴莲的声音“哈哈!我看不起你!”也会跳出来。

而想做一部“不用倍速观看”的剧,也让她们在前期写作时格外注意“剧情打点”,需要抓住每个情节的剧情点,把握好笑点、反转点的节奏。“有时候看国产剧,会看到主角关于一个问题和朋友闲聊10分钟,节奏在这里就有点垮掉了,希望我们的剧不要有这种废戏。”

在这个过程中,她们也经历了“突如其来的假期”——疫情。

对武汉人陈凌来说,这个假期尤为沉重,正像榴莲一样接受着生活四面八方的撞击。她一边写剧本,还要一边帮家里人抢医院床位,同时也密切关注着身边人的身体状态。

而对这个项目来说,更多的撞击从写作结束后才正式开始。

自从4月份剧本正式出炉并开始投递,有来自不同公司的质疑:表达太先锋,有点冒险;国内没有这种题材的12集短剧;找不到对标作品来向投资方说明……

直到去年8月递到万年影业,这颗榴莲才得到了同好者的回应。

彼时的林锡淙刚完全恢复工作不久,还处在疫情带来的后劲中。“疫情发生后,感觉整个世界都开始魔幻起来,我们也不知道隔离在家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,不知道别人都过得怎么样。”

这时候,看到榴莲这个遭遇了工作和感情的困境,以及母亲离世的女孩还在努力让生活变得有趣,她感觉自己从中获得了力量,“被治愈了”。于是在一个深夜,看完剧本初稿的制片人给王佳曦发了一条信息,“好剧本总是能让人找到做影视的初心和动力。”

合作由此一锤定音。过往都在做悬疑剧的万年影业,就这样接下了一部都市女性题材。

对抗倍速

开机前不到半个月,总导演相国强才正式进入这个项目。

相国强是电影《少年巴比伦》的导演,还曾凭该片获得金马奖最佳新导演提名。跟编剧一样喜欢看英美剧的他,初看剧本时也被其意识流的表达、强节奏的故事吸引,其中的女性视角也让他印象深刻。“我以前也没拍过这种偏女性视角的剧,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新鲜的体验。”

在制片人看来,相国强虽然是男性,但也完全理解这个故事细腻、跳脱的风格。“相导说过,榴莲生活里的日常和细节就像一颗颗珍珠,他要做的事就是拿一根绳把它们串起来,变成一根项链。”

这根绳,就是 “榴莲与母亲和解”这条主线。

相国强告诉毒眸,原版的剧本情节要更散一些,“故事很好看,但如果要拍成剧还是需要有叙事主线抓着。”为此,他也做了一些细微的调整。在播出的剧集中,观众能感受到母亲强烈的存在感:即使开篇时她已经去世,但多个场景、情节里都有母亲的影子,母女的故事也常作为榴莲的回忆穿插其中。

总觉得母亲还在家的榴莲 

在将故事串起来后,相国强也和编剧们有一样的创作目标:做一部让观众不倍速观看的剧。

过往的12集-16集短剧,通常是悬疑题材,能通过许多未揭开的谜底留下“扣子”,用环环相扣的谜题吸引观众看下去。但对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而言,唯一的钩子就是榴莲这个人物,和这部剧的氛围。

该剧许多“浮夸”的情节,需要先把榴莲这个角色立住后,才能看出其“合理化”。而在浮夸之后,往往也会出现带有一丝解构的反转。

比如榴莲在看现代舞时直接冲进舞台跟演员一起表演,也会因为不知道怎么收场而迅速逃离;看到被丢弃的沙发就自顾自跳上去大喊戏剧台词,旁边已经懵了的友人代替观众尴尬了一把。

跑出来后迅速思考如何收场的榴莲

王佳曦和陈凌在编剧之外,还担任着该剧导演的职责,确立了剧集的基调和节奏。而要保持这种浮夸的喜剧节奏,反而需要演员演的松弛和自然。

王佳曦常常看到一些演员,在演每个角色的时候都是一种“我在演戏”的状态,一切行为和动作都是为了这个剧情去服务的,“但我们就是想让演员松弛下来,让他像你身边的一个朋友一样出现在你生活里。”

于是在现场表演时,无论是到导演还是演员,都尽可能让表演更加落地、生活化。制片人对毒眸说,有许多笑点都是几位演员在现场碰出来的。

饰演榴莲的阚清子,也会结合不同的场合、情绪,为榴莲搭配不一样的风格。她在FUNJI的采访中曾提到,榴莲的整体造型、耳饰搭配乃至妆容,很多都是自己做的。“整体色调以活泼的蓝绿色为主,但根据她当场的情绪做一些调整。我还买了很多发夹,希望能让她的发饰多些变化。”

阚清子在采访里说的对角色的设计(来源:FUN了个星专访)

制片人也告诉毒眸,总导演相国强为这部剧带来了许多“电影感”。一方面,是剧情方面的留白和升华,“剧中有几个榴莲走路、奔跑的镜头场景,出现的时间点都是有意义的。比如榴莲和林小姐从老年大学出来,两人同频飒爽地走过大桥,相信大家都印象深刻,这也象征着她们跳出世俗观念,坚定地做自己人生的主角。

另一方面,则是其中克制的情感。榴莲看似很随性,但我们在表现上还是用心去克制的。阚清子曾在采访中表示,这部剧和她过去经历的许多剧不同,榴莲表达难过的方式不是通过大哭这样直接的方式,告诉观众“我很难过”,而是“所有的故事叠加到一起,即使演员没有表现得很难过,观众也能get到她的情绪。”

榴莲时刻

“电影感”,是前几年网剧在宣传时常见的褒义词,通常用于表示一部网剧在拍摄上的考究,或者硬件上的“电影级”。

而到了这几年,相国强感觉如果以硬件来谈,“电影感”基本已经是网剧的标配。“网剧无论是在拍摄时的硬件上,还是在投资规模和制作规模上,大多数其实已经达到了电影级。”与电影的距离,或许只在一些艺术表达上——毕竟,每年都会有作者风格强烈的艺术片,却很少在商业属性更强的剧集上,看到作者表达。

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中的意识流、碎片化的非类型化表达中,铁皮小鼓看到了一条网剧的“电影化”之路:“你看看这个三十岁了还没忘了寻找生活的意义,还在努力证明单身的合理合法性,还在一步三回头地尝试着与父母和解,依旧为活在这个世界上找个自洽方式的女主角,这不就是‘电影感’或者说现代性吗?”

榴莲不明白为什么相爱一定要结婚

在铁皮小鼓看来,愿意为这样的表达买单的平台,难能可贵。而就像万年影业一下子就相中了这个有些奇怪,找不到“参照物”的剧一样,B站也没有经过太多犹豫,就成了这部剧的独播平台。

最终的数据也证明,这是一个很“B站”的剧。1.2万人在B站打出了9.6的高分,有豆瓣网友评价道:感觉还是B站了解年轻人。

与B站的对接,也带给制片人不一样的体验。“在看片的时候,B站的小伙伴不会因为片方的人坐在这里就只说好评,会在主创面前很直接地表达想法,真诚沟通;在第12集于贞的《她和她和她》出现时,大家也会直接唱出来,简直像演唱会一样,看到他们能被感染到我们也很感动。”

第12集出现了《她和她和她》

榴莲这个角色足够极端,不仅让有些观众不喜欢,即使是导演和编剧,都对她有不同的理解。

相国强认为,榴莲是一个没有天分的人,但因为母亲的教育,让她对自己、对生活和其他人都产生了一些与众不同的认知,她对成功的定义也不太一样,所以到了30岁还没有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。“她是一个有性格缺陷的普通人,后期拍摄时需要把这一点强化出来。”

而王佳曦认为,更精准的表达是,榴莲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有天分的人。“她的妈妈一直在鼓励她画画,她也做出了一些让自己满意的作品,但是人到30了,她并没有取得一个普世价值观下的成功,那她还应不应该顺从本心去做一个插画家?”

在写这个故事前,她也为此迷茫了很久,而在创造出榴莲后,她想,“我在这个职业上我到底有没有天分我不知道,但如果这是我想做的事情,我就应该多鼓励自己。”

故事的结尾,榴莲还是孤独一人:前男友已经有了结婚对象,本以为是同类的画家也有了新女友,与自己同居的好友山竹为了工作也将离开这座城市。在她意识到自己终于还是回归孤独的那天,编剧借由一句话,安慰了彼时难过的榴莲,也安慰了过去那个迷茫的自己。

“有人喜欢你就有人讨厌你啊,但他们都不能定义你,定义你的是你创造的世界。”

对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来说也是如此,虽然有喜欢和讨厌的两极态度,但无论如何,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独特的表达。女主角不用走向所谓爱情的圆满,人生不需要男人给一份所谓感情才是终结。当所有人都离开了她,她也终于找到了自己。

国产剧中的榴莲不是太多,而是太少了。

(责任编辑: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
发布者资料
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 注册时间:2024-07-13 12:07 最后登录:2024-07-13 12:07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